杨女士如是说

2020-11-03 11:31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全国29个已经完成计生条例修订的省市(自治区),均在国家规定假期之外,不同程度地增加了女职工的产假天数,女职工可享受的产假为128天至孩子一周岁不等。

各省市产假哪家强?记者统计发现,除了上述延长假期等不确定性的因素影响外,按照产妇明确可以申请的假期,若除去难产假,河南、海南以190天并列榜首,但加上难产假期,广东则以208天取胜。(阳广霞 肖佩佩)

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郑梓帧则认为,面对新政的影响,应当正确地指引和教育。“女职工的生育是一种付出,是为社会繁衍劳动力、纳税人,女性生育行为应该需要全社会来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包括个人、企业以及政府。”

休假后岗位没人怎么办?黄溢智建议,应当设置补偿或奖励措施,对替代性岗位进行补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r刘先生也说,政府部门可以通过生育补助、减免税收,以及简化行政审批手续等来为企业减负。

香港运豪集团属于典型传统制造业,女性员工占比达到了55%。李亚军说,制造业企业原本更倾向于用女性员工,但更需要考虑成本的问题,以前女员工休假3个月,还可以尽量协调,但是,如果产假提升到半年,那公司可能要考虑重新招人,替补岗位了。“以前女员工怀孕了要辞职,公司都会尽力挽留,但是,现在员工怀孕了要辞工,公司可能马上就批了,这或许就是新政前后态度的转变。”

她曾遇到极端案例,一个女员工入职时是未婚未育,入职后2个月就结婚,紧接着怀孕了,随后频繁请病假,休完产假后上了4个月班,再次怀孕,最后以无精力上班为由辞职了。算下来,这位女员工在3年时间里生了2个孩子,总共为企业工作不到8个月时间。“新政落地后,企业会更倾向于不招未育女员工。已育一孩或是二孩、有一定能力的女员工是可以考虑的。”

一家大型企业的人力资源部有关负责人也向南都记者坦言,从两年前二孩政策逐步放开时开始,该企业就不愿意招未育女性了,虽然招聘网站上不能直接注明性别要求,但在邮箱接收简历时,可以遴选性别,即使给予面试机会,如果女员工不是特别优秀,都是男员工优先。“用人部门基本报给人力资源部的要求都是男性,他们宁愿要个一般优秀的男员工,也不要优秀的未育女员工。”

南都记者也从富士康科技集团了解到,该集团已针对新政,下发执行文件,广东省内的女性员工均可享受增加的产假。香港运豪集团下属分公司总经理、集团人力资源经理李亚军称,目前公司已经全面执行新政了。还有企业将条例新规群发给员工进行通知。

而吴女士想延长假期却碰了壁,“人事不想给我这50天,找理由搪塞我。”她表示,将自己找老板争取假期。

增加的50天产假,企业是否落实到位?王女士所供职的是一家事业单位,该单位人力资源部有关负责人称,9月29日产假增加的政策正式出炉后,9月30日当天,人力资源部就开始陆续通知正在休产假的人,告知新政策,咨询她们是否要续假,目前,需要增加产期的人基本上都妥善解决了。当然,也有员工在29日之前结束产假,恢复上班才几天,依旧没能享受到新政。

免责声明:

r,他认为,女性就业的不公平此前就有,现在可能会加剧,但也并非一概而论,“人性化的公司也会从更长远的角度来应对,开辟绿色通道,这样一来,员工也会感受到温暖,忠诚度以及凝聚力也会更高,效率反而更高。”

刘先生(化名)是东莞某上市公司的资深h

“增加产假也会强化女性照顾家庭的责任,不利于性别平等。从长远来说,我不赞成给女性那么长的产假,假期应该由夫妻双方共享,男性也应该休产假。”黄溢智建议,给女性延长的假期也可以分给男性,男性要承担相应的育儿责任。“比如瑞典的产假天数是夫妻的总量,要求每方休假不得少于多少天。”

在29省市(自治区)中,吉林、北京、重庆对产假天数设置了弹性规定,经女员工单位同意或批准,可以延长假期。其中,北京规定,可再增加假期1至3个月。吉林规定,可延长产假至一年。重庆则规定,可以连续休假至子女一周岁止。

黄溢智认为,增加的产假天数应当通过其他的措施进行消解,比如增加生育保险津贴,不让企业为产假“买单”。李亚军也认为,政府可以考虑从生育险种拿出一部分比例补贴企业,或返还企业,为企业减轻政策带来的成本负担。资深h

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溢智曾代理了全国性别就业歧视第一案,她认为,中国跟女性有关的法律都是站在保护的视角,“认为给了更多的产假是为了女性好,但在就业方面确实有风险,企业会评估用工成本。通过增加产假天数保护女性的权益肯定是不够的,还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李亚军坦言,对于企业而言,工资、社保等福利待遇已构成了企业最大的成本,占比达到了60%,“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有没有生小孩可能成为女性入职的一个关键门槛。”

但也有企业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杨女士仍在休假,她供职于一家私企,该企业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表示:“要看看广州政府的文件。”也有私企称,要等社保局的公文下来后才能确定。

部分女性享受新政福利、为政策点赞的同时,不少女性也开始担心,对于企业来说,新政之下,一个初婚未育的女性有可能“三年抱两”,休假超过一年,有多少企业愿意招?“我觉得肯定会加重对女性的就业歧视。”杨女士如是说。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